第879章 私下谈(1 / 2)

老皇帝好笑的看着白清歌,“你就那么肯定朕会给你跟他赐婚?”

白清歌“呵呵”一笑,“那就看皇上想不想跟我白家合作了,我白家所能给皇上的可是比玉王府要多多了,明人不说暗话,我也不喜欢绕弯子,我白家在江湖上的地位,皇上您是看得见的,我是白家下一任家主,您不想跟我谈一谈吗?”

这些话若是不是放在明面上说,皇上自然要好好跟白清歌谈一谈,可是这些话放在众人面前,让他这个皇帝如何回答,难道要直言用自己臣子的入赘去换白家的合作吗?

况且这大殿之上可是还有星辰的一众使者,若是他此时答应,那会被三国传成什么样,他这个皇帝的威名还不要了,怕是以后提及浣月,都会有人笑说,浣月的江山是他拿臣子的婚事去换的。

皇上看着白清歌,不明白她是真不懂,还是装听不懂,这些话岂是能在大殿之上当着众人面前说的。

即使心里在想跟白家合作,可是此时当着众人的面,他一个一国之君,又怎么可能如此的就答应她。

“哈哈哈哈,白姑娘真会开玩笑,这感情怎么能跟正事一起说呢,来来来,今日是朕的寿辰,坐下喝一杯酒,看看歌舞,至于白家跟浣月的事情,寿宴结束再说。”

皇上话里的意思,众人几乎都懂,有些话还是私下说比较好,众人更是有些同情的看着玉琢,看来玉琢是要离开浣月了,世家女子更是在心里感叹,玉王府就这么一个正常人,却还要为浣月的设计牺牲,被迫只能再跟着白清歌走。

众人都心里明了的事情,然而往日精明到不行的白清歌到似是听不明白皇上话里的意思似的,“皇上这是不同意?这是拒绝了我白家?”

玉琢咬着牙,他感觉自己真被这个朝堂恶心到了,他是玩意吗?被白清歌当众交易,而皇上,更是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,玉琢对这个朝堂真是失望透顶,此时玉琢想起玉婉婉形容浣月朝堂的一句话,“装满垃圾,撒发着腐臭的染缸。”

玉婉婉看向玉琢,一个安抚的眼神,“老哥别生气,这个疯女人不可能没有目的就说这些,你忍忍,看看她要干啥。”

玉琢翻了个白眼给玉婉婉,那女人都这样说他们玉王府,自家这个心大的小妹竟然还让他忍忍,不过在醉生楼的那几日他也算是有所了解白清歌,她虽然做事疯癫,说风就是雨,但不会做徒劳无功的事情,也不是一个这般胡闹的女人,更何况她对自家小妹评价颇高,又说小妹是她的朋友,应该不会这才几日就祸害他们玉王府。

如果真要祸害他玉王府,那日皇上让东方谦一带着皇家禁卫军去抓他,白清歌就不会直接把他掳走,虽然做法有些让他难以接受,但毕竟是救了他,帮了玉王府。

玉婉婉看着白清歌跟老皇帝的对话是看的津津有味,白清歌这个人,一向不做无用功,今日这般说话,这般反常,玉婉婉觉的事出反常必有妖,只是她还没有想到白清歌想要干什么?

但玉婉婉敢肯定玉王府不是她的目标,让老哥入赘也不过是胡说,那她是在……拖延时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