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 敌情(1 / 2)

大清河南岸,长清县西北五里许,岸边的从林里,几十个年轻汉子爬在或深或浅的低处,正聚精会神向大清河面上张望。

树林北坡的凹地,几十匹骏马拴在树上,都是上了笼头,几个汉子正在给马匹喂着豆料。

领头的汉子二十出头,身材修长,脸型消瘦,颧骨微微突出,正是西北汉子典型的倔强和刚硬,青色棉衣外套着棉甲,棉甲外厚实的黑色披风,既能防寒,也能防止对方刀枪弓箭的砍刺射击,头上灰色的毡帽破旧,毡帽下一双眼睛不大,却是炯炯有神。

年轻汉子身旁的众人,一个个都是精壮剽悍,众人或背上箭囊满满,或腰间短刀数把,众人虽然年纪不大,但一个个沉稳冷峻,眉宇间都是风尘之色。

领头的黑色披风汉子叫杨震,以前同样是王泰府上的家丁,和王国平不同,杨震沉默寡言,练的一手飞刀,由于他思虑周全,豪爽义气,很是得下面一众家丁的拥戴,王泰成立乡兵,游骑便是由杨震统领。

咸阳乡兵中三百骑士,两百骑兵,一百游骑哨探,名义上和甲营都由王国平统领。但实际上,大多数时候,作为军中侦查敌情的游骑,都是由杨震负责。

当然,能成为乡兵中的哨探,除了人机灵外,也得是军中算得上的好汉,身手差,那是万万不能。

寒冬腊月,大清河早已经冰冻,冰面上向南岸逃难的百姓不绝,很多人拖家携口,大包小包,更有许多独轮车、轿子夹杂其中,冰面上不断有人滑倒,哭喊声和呐喊声此起彼伏。

“看样子,鞑子已经在山东劫掠了。大冬天的,可怜了这些百姓。”

杨震身旁的张仁杰观察良久,放下手里的千里镜,发出一声长叹。

“陕西和山东,同病相怜啊!”

张仁杰的兄长张仁义,看似漫不经心,话里却是意味深长。陕西流寇猖獗,山东则是有鞑子劫掠袭扰。

兄弟二人西安后卫破落军户出身,都是身手矫健的桀骜不驯之徒,只不过哥哥老实些,弟弟张扬而已。兄弟二人都经历过家徒四壁,吃了上顿没下顿的苦楚,如今看到这些百姓天寒地冻逃难,似乎比自己原来的处境更惨。

行色匆匆的百姓们,忽然加快了脚步,开始有人仓皇逃窜,继而所有人向前奔跑,整个冰面上的百姓,纷纷急着向前。

上千百姓一起向前,许多人滑倒,许多人被挤倒,许多人被撞倒,许多家人被分开,冰面上哭喊声不断,乱成一团,一片狼藉。

一众哨探都是睁大了眼睛,向着河对岸看去。

百姓惊慌失措,冰面上人潮汹涌,冰面发出巨大的“咔嚓”声,一些冰面开始破裂,有些百姓滑入、掉入冰窟,呼救呐喊,冰面上更是混乱。

“鞑子!”

张仁杰轻声的惊叫,让杨震的瞳孔急剧收缩,他举起千里镜,看向了大清河对岸。

众人都是睁大了眼睛,使劲地向对岸看去,想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大清河北岸的原野中,羽箭呼啸,箭矢飞舞,无数的大明百姓惊慌失措,连滚带爬,一个个被射翻在地,百姓们跌跌撞撞,惊慌失措,纷纷向冰面上挤来。

大清河北岸,无数清军骑士纵马而来,他们铁甲贯身,面目狰狞,许多人持枪执刀,在逃窜的百姓中拼命砍杀,一些骑士张弓搭箭,对准了逃窜的百姓,将他们一一射杀在原野上。

旷野上清军游骑羽箭驰飞,横冲直撞,他们打马驰骋,志得意满,嗷嗷怪叫,直入无人之境。百姓惨叫着纷纷倒地,即便有跪下求饶者,也被一一砍翻、刺翻、射杀当场,就如砍瓜切菜、宰鸡杀鸭一般,场面血腥之极。

观看的杨震等人,纷纷低下了头去,不忍观看这人间惨状。杨震心中难受,微微一声叹息。

在这些清军游骑的身后,无数的清军沿着大清河北岸,滚滚向东南而去,他们步骑都有,旌旗招展,密密麻麻,漫山遍野,最少也是数万之众。

清军游骑沿着岸边向前,羽箭呼啸不断,冰面上的百姓一一被射翻,尸体层层叠叠,铺满了整个河面,尸体死状各异,就如阎罗地狱一般。

“狗日的鞑子!”

许久,张仁杰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,吐出一口气来。

“得马上向公子禀报!”

杨震也是心头狂跳,面色凝重。

清军如此大的阵仗,最少也是数万之众,奔的也正是济南城的方向。

冠县县衙大堂,炭盆熊熊燃烧,和大堂外的天寒地冻相比,这里却是温暖如春。

炭火照的主座上面白无须的中年男子脸色通红,身着红色锦袍的他却是面无表情,两眼呆滞,看着眼前的炭火发呆。

高起潜,崇祯皇帝宠爱的宦官,多尔衮、岳托等越过长城,大举入塞,朝廷以卢象升为督师,高起潜为监军,负责督军迎敌。后因清军大军两路而下,卢象升分兵,卢象升统宣大、山西军,高起潜统关宁军。

卢象升部被击溃,高起潜心知肚明,自己一部绝不是清军的对手,他统率关宁军南撤,却与清军不期而遇,最终关宁军被击溃,他也南逃,进入了冠县之中。

“也不知道这一次,怎么面对君王啊?”

良久,高起潜才吐出一句话来。

“卢象升啊卢象升,你宣大军不是天下无敌吗,你不是一贯主战吗,你身负皇恩,你怎么就把大军带入了死地啊?”

这个时候,高起潜恨起卢象升来。若不是卢象升兵败,他何至于孤军奋战,仓皇南逃,大军被清军轻易击溃。

“公公,接下来咱们咋办?”

一旁的卫士小心翼翼问道。

“还能这样,继续南撤,先找个地方避避,等鞑子撤军了再说。”

高起潜挥了挥手,疲惫地说道。

朝廷精锐几近灰飞烟灭,鞑子大军再无掣肘,这黄河以北,还不是任其掳掠,自己如何向朝廷交代?

大堂的门被推开,伴随卫士窜进来的冷风,让高起潜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噤。

“赶紧关上门! 外面有什么消息吗?”

高起潜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头,无精打采地问道。

其实他不用问也知道,不是这个县被破城,就是那个州可能沦落,这些天,已经没有什么好消息了。

“公公,外面来了一个军汉,说是来救公公的。公公你看,要不要让他进来?”